莫茗藤路

☞点开点开☜
开学咕咕咕!
混的圈只有第五
不过也会推荐一些其他圈的内容
第五人格只要是cp都吃的哦
主社园,所有cp可拆可逆
全员厨,主社工
固定粉丝
只要关注是我关注的人就不会取关的哦
年更选手
还有,小可爱们的评论会尽量回复的!

花吐症【社园】②

好了,这是莫茗开学前最后一更了。(我们还换了个班主任天呐)

1.医生真·腹黑。
2.傲娇“慈善家”上线。
3.这俩人都是“不互怼不舒服斯夫斯基”。
4.园丁全程脱线。
5.ooc预警。

莫茗bb完了,走起。


克利切得了一种病,现在他知道了这种病的名字。
  

  F102

  “抱歉艾米丽,没有给你打招呼就来了。”

  艾玛在艾米丽的示意下坐在了她的床上,而克利切也坐在了艾米丽房间里的椅子上,艾米丽则另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克利切的面前。

  “没有关系的,艾玛。”

  艾米丽回头对床上坐着的艾玛微微一笑,又转过头看着克利切。

  “怎么了?皮尔森先生?”

  艾米丽的语气里掺杂了一些来自上等人天生对于下等人的轻蔑,但不是非常明显。

  “只是、嗓子、不舒服、而已。”

  克利切瞬间从艾米丽的话语中捕捉到了一丝蔑视的意味,眼神的温度骤降。所幸他找出了可以略微缓解咳嗽的说话方式,才没让他在这个自恃清高的上等人面前失了气势。

  “艾玛可以先出去一下吗?”

  艾米丽又一次微笑着回头,对艾玛说到。

  “啊,好的艾米丽。”

  一旁的艾玛完全没有察觉到艾米丽和克利切之间愈发紧张的气氛,听话地走出了艾米丽的房间,还贴心地关上了房门。

  “嗯......让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艾米丽也看到了克利切微妙的表情变化,于是果断地更换了和他交谈时的语气。毕竟与克利切·皮尔森这样自卑又自傲,而且极度敏感的人交往,确实需要细心和耐心。再说了,现在面前的这位“皮尔森先生”可是艾玛带过来的病人,不认真处理不行。

  “您嗓子不舒服是因为什么呢?”

  艾米丽对克利切问到,等待了几秒后,并没有得到她所期望的回应。

  “感冒?咽炎?咽异感症?皮尔森先生要是不描述的更细致一些的话,我是不知道先生到底得了什么病的。”

  艾米丽说完这番话后边垂下了眼帘,她在按捺自己的不耐烦。自己能放下姿态这样跟他一个下等人聊天已经是她的极限了,难不成他还想自己去求他吗?

  “咳嗽。一说话、就会、咳嗽。”

  克利切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些,但说话的语气没有丝毫的缓和。

  “皮尔森先生,可以麻烦您把您要说的话写在这几张纸上吗?说话对您来说似乎有些困难。”

  克利切生硬的语气、奇怪的断句以及黏黏糊糊分辨不清的下等口音近乎让艾米丽抓狂,她清了清嗓子,打断了克利切的话,从书桌上拿起最上面的那个可怜的本子,撕下里面的几张纸,顺带拿了一支铅笔,一同递给克利切。

  “只要说话就会咳嗽,停不下来。”

  “咳嗽会咳出花瓣。”

  “花瓣是粉色的,不是很大。”

  ......

  克利切写下一句,艾米丽就读出一句。不得不说,克利切的字不大美观,甚至连工整也算不上,简直可以说是难以辨认。不过,这字迹再怎么潦草,再怎么张牙舞爪,也比听克利切黏在一起的下等口音要好的多。

  “皮尔森先生,我想我把伍兹小姐请出房间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艾米丽读着读着,表情越发凝重。直到她读完克利切写下的最后一个字母后,直视着克利切的眼睛,出声道:“先生得的病名字叫......”

  “花·吐·症。”

  艾米丽望向克利切的目光中揉杂了某些类似于悲哀的感情,但克利切却没有感受出艾米丽眼神里的意思,提起笔,继续在纸上写着什么。

  “黛儿医生,‘花吐症’是什么样的疾病?”

  “实话说,皮尔森先生。我......也没有见过真实的病例。”

  艾米丽的语气里不免带上了些自责的意味。作为一名医生,对病人说出这样的话是极度不负责任的。

  “那医生又是怎么知道这所谓的‘花吐症’的呢?”

  克利切并没有理会艾米丽的自责,挑了挑眉,继续写了一句话。

  “我也是在一本当时觉得很不严谨的医学著作中看到这种疾病的资料的。的确,我以前一直不相信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疾病,毕竟这种疾病的发病原因、症状以及治愈方式都太过于戏剧化了。但今天,我亲眼目睹了花吐症的患者——也就是你,克利切·皮尔森。”

  “那还、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克利切放下笔,眯起了眼。面前的人说话的语气里根本就没有尊重的意思,反而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果然,这些上等人里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皮尔森先生先别生气,我的话没有别的意思。”

  “所以?”

  “要想治愈花吐症并不难,只不过......需要克服你的心理障碍。”

  “你要让你暗恋的对象亲吻你。注意,是要对方主动。”

归档:
第一部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