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茗藤路

☞点开点开☜
开学咕咕咕!
混的圈只有第五
不过也会推荐一些其他圈的内容
第五人格只要是cp都吃的哦
主社园,所有cp可拆可逆
全员厨,主社工
固定粉丝
只要关注是我关注的人就不会取关的哦
年更选手
还有,小可爱们的评论会尽量回复的!

不老男巫与他收养的孩子(中)

好的,莫茗在这也说几句。
1.为什么又分成三部分了呢?因为写着写着字数就超出预计了。(我才不会告诉你们这篇文莫茗本来打算两千字写完的)
2.总结一下以下的三千多字都讲了些什么:讲故事大王和下毒大王的尬聊过程。
3.在写的时候莫茗查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东西。(什么火刑的死法之类的)
4.重申一遍,这篇文是根据冬菇大大写出来的。(请大家都去喜欢冬菇大大)
5.莫茗是相信一见钟情的。(文中有写到)

嗯,莫茗bb完了。开始看文吧!

不老男巫与他收养的孩子(中)

“皮尔森先生,我回来了!”艾玛提着篮子,推开了门。
“小艾玛今天又买了什么东西呢?”克利切听到艾玛的声音,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出了书房。
“皮尔森先生也过来一起看看吧。”艾玛坐在沙发上,把篮子放上茶几,回头叫克利切也过来整理,但同时也从篮子里迅速拿走了什么东西,小心地藏到围裙的口袋里。
克利切闻声坐在了艾玛的旁边,把篮子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了出来,艾玛也帮着克利切摆放整齐。
“皮尔森先生,能给我讲讲你家族的故事吗?”艾玛等把克利切篮子里的东西都收拾完后,看着克利切说到。
“小艾玛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呢?”
“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啦,皮尔森先生快讲讲吧,好久没有听你讲故事了。”
“说起来,我还真的很久没给小艾玛讲故事了呢。”克利切清了清嗓子,又继续说到:“那么,让我们从一个恶魔和一个人类的故事......也可以说是,背叛者和卑贱之人的故事说起。请我们的小艾玛原谅我用一句很老套的话作为这个故事的开头......很久很久以前,魔王爱上了一个很是优秀,甚至可以说是毫无瑕疵的恶魔,而那个恶魔也爱着她。但自从他去人类世界处理事务,魔王就发现她的恋人越来越频繁地去人类世界。陪伴她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使是在那少的可怜的共处时间里,他也显得心不在焉。魔王心里的怀疑渐渐堆积,爱人欺瞒她的行为也让她无法忍受。她暗中派了几个亲信去人类世界调查,而他们所带回来的信息却千篇一律——他在人间有了喜欢的女人。终于,在爱人又一次想要离开她时,魔王叫住了他......

“停下。”魔王的语气透露着点点薄怒。
“王,怎么了?”他的脚步一顿,随即转身道出了他的疑问。
“你要去哪?”魔王深咖色的双瞳俯视着他,虽然是疑问句,但她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完成王的嘱咐,并处理属地事物。”他思索片刻,不紧不慢地答到。
“说实话。”魔王皱起了眉,她不能容许任何人在她的面前编造谎言。
“王,我所说皆属实。”他深吸一口气,对魔王说到。
“我叫你说实话!”魔王的双眸刹那间染上血色,那是真正属于上位者的气势。
但他却没有回答魔王的问题,而是单膝跪地,低下头不再出声。
“抬起头来!”魔王从王座上起身,走到了他的身前。
他抬起了头,但他金色的眼眸中盛着的并不是欺骗。有那么一瞬间,魔王竟怀疑了自己确认了一遍又一遍的结论。
“你又要去人类的世界,对不对!”魔王的语气变成了质问:“去找那个卑贱的人类!”
“抱歉,王。”他站起身,转身向外走去。
“别拦着他。”魔王阻止了要拦住他的近卫,注视着他远去的背影。
“王......”近卫面上满是担忧。
“是我错了么?”
“王没错。是背叛者的错。”近卫回答道。
“不,是我......是我错了。”魔王讽刺地笑着,眼中炽热的愤怒逐渐转变成冰冷的仇恨,“我爱他,但他却把我的爱当做渣滓一般践踏,当做贱物一般抛弃!他背叛了我,那么......今后便称他为背叛者,若有谁再次提起本名,格杀勿论!”
“是,王!”
......
“此后,再无人知晓祖辈的名字,只能暂且以‘背叛者’称呼。当然,‘皮尔森’这个姓氏还是流传了下来。”克利切说到这里,略微顿了顿,因为他看到艾玛一脸疑惑,似乎要说些什么。
“那背叛者在人类世界的爱人呢?她应该知道背叛者的名字啊......皮尔森先生讲累了吧。”艾玛听到克利切停了下来,马上出声问到。
“并没有,小艾玛要是想继续听的话克利切也可以接着讲的。”克利切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笑着准备继续讲下去。
“请稍等一下,艾玛去给皮尔森先生泡茶。”艾玛说着便起身走进了厨房。
“谢谢小艾玛。”克利切看向厨房,嘴角勾起一丝宠溺的弧度:艾玛忙碌的身影真是百看不厌。
“目前皮尔森先生还没有对我起疑心,但他要是一直看着我的话,我也没有办法......”艾玛自言自语着,但又沉默了。
艾玛趁着拿茶具的机会关上了门。
“唉~小艾玛把门关上了呢。”克利切摇了摇头,但仍然饶有兴味地看着厨房的方向,“小艾玛今天会泡什么茶呢?”
“真的......必须这么做么?”艾玛掏出口袋里的颠茄果实,放在案板上,迟疑不定。
但也就在艾玛迟疑的瞬间,左肩上的印记传来了剧烈的刺痛感——是王的警告。
“艾玛永远忠于王。”艾玛立刻低下头,重复了一遍多年前曾对魔王说过的誓言。
“对不起了,皮尔森先生。”艾玛轻声说着,将一枚枚紫色果实挤压出一滴滴粘稠的汁水,滴进了茶壶,又拿出一个杯子,细心地把杯子边抹上了汁液。当然,艾玛小心地没有让皮肤沾上一点汁液。
“皮尔森先生,茶好了。”艾玛端着茶具走出厨房,倒了一杯茶,递给克利切。
“再次感谢小艾玛。”克利切笑眯眯地接过茶杯,喝了一口,似乎尝出了些甜味,“小艾玛在茶里放糖了吗?”
“是的,放了一点。”艾玛一怔,随即笑着回答道,“嗯......让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皮尔森先生。”
“好的......如果背叛者没有用化名和她交往的话,那么那个人类是知道的——背叛者觉得这样做可以保护她。在魔王抹除了背叛者的名之后,背叛者和那个人类有了两个孩子,两个异瞳的孩子。但魔王派来的杀手也随之而来。背叛者不得不将妻儿安置到一个隐蔽的地方,独自一人承受魔王的的怒火......
森林里的一个山洞中,有三个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人影。
“妈妈......爸爸去哪了?”小女孩稚嫩的嗓音饱含着担忧和疑问。
“爸爸啊......爸爸去了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母亲的眼里一片灰暗,甚至无法从中找到任何希望的光芒。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勾起了笑容,为孩子们编织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至少,现在不是让他们知道真相的时候。
“妈妈,我们能找到爸爸吗?”这次是哥哥的声音。
“你们现在还小,等你们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母亲耐心地说着,眼泪却悄无声息地流出了眼眶。
“妈妈......在哭吗?”妹妹小心地问到。
“没有的......只是眼睛里进沙子了而已”母亲赶忙擦干眼泪,“快睡吧,从明天开始我们得自己找食物了。”
“晚安,妈妈。”兄妹俩齐声说到,藏起心中的疑问,慢慢沉入了梦乡。
“晚安。”母亲在他们额上分别温柔地印了一个晚安吻,也闭上了眼睛,却不敢睡着,一整夜都守护着兄妹俩。
......
“小艾玛也知道,恶魔的寿命是比人类要长很多的,就算是混血的恶魔寿命也是人类的几十倍不止。人类的一生在恶魔眼里只是转瞬即逝的过眼云烟。多年以后,兄妹俩的母亲去世了,也就只剩下他们两人相依为命,同时他们也在四处寻找父亲。当然,在闲暇时他们也会研习巫术——是父亲告诉他们巫术的存在、他们的魔力,以及拥有魔力和使用巫术的危险性。可惜兄妹俩最终还是没有找到父亲——那只不过是一个用以自我安慰的谎言罢了。不过在寻找的途中他们却知道了很多事情。其中一件就是他们两只眼睛中金色的那一只,是他们拥有父亲恶魔血统的证明。但同时,这只眼睛也是他们的弱点。因为他们的母亲是人类,正常的人类,而正常人是没有魔力的,甚至一生都不会接触到巫术这个领域。所以他们是不可能从母亲这里得到魔力的。他们魔力的来源只剩下一个——就是他们身为恶魔的父亲。他们身上遗传父亲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一只金色的眼睛。”克利切说到这顿了顿,指着自己的左眼说到:“就像我这只眼睛一样。”
“多亏了背叛者。”艾玛看了看克利切的左眼,笑着打趣道:“有了这只眼睛,皮尔森先生就更像波斯猫了!”
“好了好了,小艾玛,我还真的没觉得自己像波斯猫。一见面就叫我波斯猫的也只有你这个‘特殊的人类’了。”克利切也笑着,佯装生气地对艾玛说。
“皮尔森先生就是像,哪一点都像!”艾玛又回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眼底掠过一丝歉疚和自责。
“那么我们继续吧。”克利切看着面前撒娇的艾玛,宠溺地说。
“嗯!”艾玛闻声坐的端端正正,认真地看着克利切,等着克利切继续他的故事。
“说兄妹俩金色的眼睛是弱点,刚才我说过,那是因为这只眼睛是父亲在他们身上最明显的特征,而父亲是他们魔力的来源。如果伤害到那只金色的眼睛,就相当于破坏了他们魔力的本源。其结果就是——丧失魔力......”克利切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剧烈地咳嗽起来。
“皮尔森先生?”艾玛担忧地问着,赶忙给克利切拍了拍背。
“咳咳咳......我没事,小艾玛。”克利切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
“那皮尔森先生先休息一下。”艾玛站起身,几乎是逃跑进厨房的,“今天的晚餐就由艾玛来做吧。”
“谢谢小艾玛了。”克利切靠在沙发靠背上,感到有些疲惫。也并没有注意到艾玛的惊慌失措,而是在想着什么。但没过多久,剧烈的头痛迫使他中断了思索。

补档:

第一部分

第三部分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