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茗藤路

☞点开点开☜
开学咕咕咕!
混的圈只有第五
不过也会推荐一些其他圈的内容
第五人格只要是cp都吃的哦
主社园,所有cp可拆可逆
全员厨,主社工
固定粉丝
只要关注是我关注的人就不会取关的哦
年更选手
还有,小可爱们的评论会尽量回复的!

不老男巫与他收养的孩子(上)
咳咳,这里莫茗先说两句。
1.这篇文是根据冬菇大大的图写出来的,但是写着写着ooc就泛滥了。
2.严重私设预警。第一场游戏的四人组齐了hiahiahia
3.写的不好,将就着看看吧。
4.别问我为什么会分上下两部分,因为下还没写完(别打我)

看完了吗?那么走起

不老男巫与他收养的孩子
春日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正好洒满房间。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呢。你说是不是,小瑟维?”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伸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对着旁边的小人偶笑着说,嘴里的两颗小尖牙显得很是可爱。
克利切·皮尔森,住在小镇旁边森林深处的不老男巫。
“哦?镇子里的人们有集市啊。”克利切看向窗外,咖啡色的左眼流转着淡淡的光芒。而湛蓝的右眼中浮现出一个微型法阵,让克利切很容易地看见小镇里人们的一举一动。
“吃早餐。”那个叫瑟维的人偶吐出了三个简单的音节。
“今天不乔装了怎么样?一直匿形就好了。反正只是去逛逛,不买什么东西。”克利切思索了一下,对瑟维说到。好像沉浸在自己的设想中,并没有把瑟维的话放在心上。
“吃早餐。”瑟维又重复了一遍。
“行行行。不过,今天吃什么好呢?”克利切走进厨房,在烹饪的同时吹着口哨。轻快的曲调似乎证明了他心情很好。
普通的早餐过后,克利切走出了别墅。
“再见,小瑟维~”克利切向瑟维挥挥手,轻轻关上门。
“再见。”瑟维透过窗户看着克利切越走越远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最终消失在森林中,又吐出两个音节。

“他们都一年多没有这么盛大的集市了吧。”克利切走着,轻轻整理了一下礼服。
镇子里的人都聚集在一起,集市上的商品琳琅满目。
“唉~这么快就没意思了。”克利切很快逛完了整个集市,并没有发现什么新东西。
但在路过一个偏僻的巷子口时,他改变了想法。
“小杂种!”“垃圾!”谩骂声和小女孩的尖叫声从小巷子里传出。
“嗯?”准备回家的克利切听到了小巷子里发出的声音。不知道是在好奇心,或是在其他什么的驱使下,克利切走进了巷子。
“小孩子们在打架吗?但是那个小女孩好可怜。”已经藏匿了身形的克利切站在一旁看着几个小孩殴打着一个小女孩。如雨点般密集的拳头砸在小女孩身上,小女孩用双臂护住头部,但不断袭来的痛楚还是让她叫出了声。
【去吓吓他们,顺便看看那个孩子好了】
克利切自己都惊讶于脑海中这个荒诞不经的念头。他可是尊贵而又法力高强的不老男巫,人类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弱小了。帮助人类这种事,似乎都是浪费他的时间。
“孩子们,鬼来了哦!”克利切快步走上前去,站在孩子们旁边,笑眯眯地解除了用以隐身的巫术。当然,克利切还摆出了一个吓人的姿势。
那群孩子被吓的叫出声来,全都仓皇的跑出了巷子。
“他们见过像我这样穿礼服的鬼吗?哦不,应该说,他们见过鬼吗?”克利切看着那群孩子的背影,笑出了声。
在克利切回头的那段时间里,小女孩慢慢站了起来。
【真是个怪人,不过意外的有点可爱呢】
这么想着,小女孩微微笑了笑。
“别怕,他们都走了。”直到那群孩子都跑远了,克利切才蹲在小女孩身前,歪着头说。
“哦。”小女孩抬起头,一双翡翠似的眸子盯着他。
【一只眼睛是蓝色的,另一只是金色的,好像波斯猫的眼睛】
“要不要我送你回家?”这话一出口克利切就后悔了,这个小女孩八成是个孤儿,他说的话肯定伤到小女孩的心了。
“家?我没有。”果然,小女孩眼里有了一丝敌意。
“那......和我回去?”克利切觉得这个小东西是他遇到的人类里,最有趣的一个。因为之前的人类,光是看到他这副模样,就全都吓得落荒而逃了。
艾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竟然还有人会把刚见面的陌生人带回家】
“你叫什么名字?”
“艾玛·伍兹。你呢?”
【反正我现在也无依无靠,不如跟他走好了】
艾玛嘲讽地想着,点了点头。
“我叫克利切·皮尔森,是个男巫。”克利切说着,用巫术变出了枝茎上没有一根刺的玫瑰。笑着递给了艾玛。
【原来他是男巫啊。但是这么像波斯猫的男巫还真是第一次见】
“谢谢,皮尔森先生。还有......”艾玛接过玫瑰,回赠了一个灿烂的微笑。但她的下一句话却让克利切惊悚至极。
“皮尔森先生像一只波斯猫。”
“啥!?”
“我是说,皮尔森先生的眼睛很有趣......啊不,是很漂亮。左眼是金色的,右眼是蓝色的。像是一只波斯猫,不是吗?”艾玛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克利切。
“呃,你说像就像吧。”克利切尴尬地笑了笑,对面前这个小东西越来越感兴趣了。
“皮尔森先生,我们走吧。”艾玛一手握着玫瑰,一手抬高,想要抓住克利切的手。
“啊......伍兹小姐,我把你抱起来好吗?”克利切站起身,牵起了艾玛的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走几步路,他和艾玛就都觉得这个姿势很奇怪。没办法,克利切只能开口,向艾玛提了一个相当“无礼”的要求。

艾玛不知道她遇见了照亮自己生命的光芒,更不知道那束光的源头在多年以后竟被自己亲手熄灭。
同样,克利切不知道他遇见了温暖自己生命的火焰,也不知道那火焰在多年以后竟亲手将自己毁灭。

16年后
“皮尔森先生,今天要我去集市上看看吗?”长大了的艾玛提着篮子问克利切。
“好啊,小艾玛快去快回哦!”克利切从书房的门后探出脑袋。

一双深咖色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从森林里走进小镇的艾玛。
“从森林中走出的少女......呵,有趣。”
那双眼睛的主人跟上艾玛的脚步,但仍然保持着足够的距离。

“啊......还有什么呢?”艾玛提着一篮菜,懊恼的拍了拍脑袋。“真是的,又忘掉写购物清单了。我应该问问皮尔森先生的。”
一旁的巷子口,那个人站在墙壁的阴影里兴味盎然的看着抓狂的艾玛,嘴角勾起一丝玩弄的弧度。但当她听到“皮尔森”这个姓氏时,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阴沉。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那人呢喃着,似乎那个姓氏是什么她不愿提起的禁忌。
“是什么呢?”艾玛仍然在绞尽脑汁地想克利切要的东西。
“让我看看,你想要的是......啊,颠茄。”那人看向艾玛,眼中浮现出两个闪烁的微型阵法,读取到了艾玛几个小时前的记忆。
“请问您要的是那种叫‘颠茄’的植物吗?”那人走向艾玛,换上了礼貌的微笑。
“对,就是颠茄!”艾玛听到及时的提醒,终于想了起来。“谢谢您,我叫艾玛·伍兹。请原谅我的唐突......应该怎么称呼您呢?”
“艾米丽·黛儿。叫我艾米丽就好。”艾米丽笑了笑,又接着说:“让我带你去买吧。”
“谢谢艾米丽......但您是怎么知道我要买颠茄的呢。”艾玛说着,跟上了艾米丽的脚步。
艾米丽依然向前走着,笑而不语。

“再见,艾米丽!”艾玛如愿以偿的买到了最后一样东西,快步走向森林。“希望皮尔森先生没生气。”
“伍兹小姐。”艾米丽出声叫住了艾玛。
“嗯?”艾玛回头,疑惑地看着艾米丽。
“您还记不记得您左肩上的印记。”虽是发问,但艾米丽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你是怎么知道的?”艾玛身形一震,不由得警惕地看着艾米丽。她很确定,自己左肩上由九条扭曲的线条组成的神秘印记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甚至连皮尔森先生都没见过。而面前跟她相识甚至半小时都不到的女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全知全能的主。世间的疑惑都能从主那里得到应有的解答。”艾米丽虔诚地说,但眼中流露的却是轻蔑,“那个印记是你到不老男巫家里后就出现了对吧。”
“你是谁?”艾玛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我是主的使者,到此地完成我的使命。”艾米丽看着艾玛,又笑了笑:“消灭不老男巫的使命。”
“不老男巫......你是说,皮尔森先生!”
“啊当然,我不能使用我的神力。所以,我只能请求伍兹小姐的帮助咯。”
“我有什么理由相信你呢?”
“那你又有什么理由相信不老男巫呢?”艾米丽勾起一丝戏谑的笑容,看向艾玛的眼神满是悲悯:“你真的忘记了你的使命吗?忘记了你存活在这世上唯一的理由吗?”
“使命?理由?”艾玛感觉艾米丽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荡,逐渐转变为一种嗡鸣声。她不断地摇头,希望这种行为可以改善现状。
但很快,她的希望落空了。现在的她只能看见艾米丽的嘴一张一合,在说着什么。可惜她无论怎么努力,还是一个字也听不清。
“那我可没办法咯。”艾米丽走上前去,取出一把匕首,握住艾玛的手,不轻不重地划了下去,锋利的刀刃轻易划破了艾玛的掌心,殷红的鲜血不断从伤口处渗出。“跟着我念,伍兹小姐。”

“失落之语,迷失之形。以吾之血,召汝于此。”

随着咒语的声音,艾玛手心中的鲜血飘浮在空气中,组成一个法阵,消失在了艾玛的眉心处。
“现在,想起来了吗?”
“是,我王。”
艾玛的掌心仍在滴血,艾米丽见状低声说:“给自己治疗一下。”
“是。”艾玛在空气中勾勒出一个法阵的轮廓,之前掌心上的伤口随着法阵的融合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吧。”艾米丽对艾玛下了命令,便向森林深处走去。艾玛默默地跟在艾米丽身后。
经过一段并不算太漫长的路途,艾米丽远远的望见了克利切的别墅,停下了脚步。
“就送你到这吧。”艾米丽目送着艾玛的身影渐渐隐入森林里植物茂密的枝叶中。
“飒——”
谁都没有看到,艾米丽身后伸展开了三对巨大的黑色羽翼。
“出来吧。别以为我没发现你跟着我来了。”艾米丽单手扶额,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唉~弗雷迪,你是我见过的最粘人的近卫了。”
“守护王的安全是我的使命。但......王,为何要如此费力?”一位佩剑的侍卫应声出现,单膝跪地,向艾米丽行了一礼。
“弗雷迪,你要知道。每一个棋子都要发挥它最大的效用,即使你已将它遗忘。”艾米丽勾唇一笑,望向森林中别墅的方向,目光深邃。
“王的意思是......这个人类是王布下的棋子?”
“正是。”

补档: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评论(6)

热度(92)